寒士谋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疯狂的逆袭
2019-10-29 23:2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118论坛图库,却说先前,曹真正引兵抵挡朱然的兵马,朱然、吕岱狂突猛进,杀向曹真。曹真率众抵挡,怎奈朱然、吕岱皆拼死相搏,其麾下兵马,各个如下山猛虎,汹腾杀来,锐气极盛。曹真抵挡不住,趁乱逃脱。曹真一逃,魏兵立即如若树倒猢狲散,四处逃散。朱然顾不得追杀残余,立马喝令军士望屯粮之所放火。一众吴兵领命,纷纷赶去。不一时,火势猝起,屯粮之所内的辎重大半烧着,火焰冲天。吴兵高举兵器,振臂高呼,仰天长啸。朱然满是血液的脸庞上,露出一丝喜色笑容,喃喃而道。

  “魏寇辎重尽毁,不日即将撤军,诸位兄弟,我等国家能保,家中老小皆无患也!!”

  一众吴兵听得,嘶声附和,声势惊天动地,充满了激动的喜悦。就在此时,陡然间,一阵阵喊杀声潮赫然而起。只见寨前无数魏兵蜂拥赶来,曹操骑着绝影宝马,急急赶来,见得屯粮之所,一片熊熊火势,大惊失色,急忙大喝。

  曹操令声一下,四下一众魏兵纷纷赶往,就连负责守卫曹操安危的虎卫军将士,亦扑涌而去。朱然见魏兵气势汹涌,急切来救,顿时脸色一变,看尚有许多辎重未曾烧尽,连忙教军士加紧纵火,朱然则与吕岱率领剩余兵马,一同前去抵挡。说是那时快,势若洪潮的魏兵,为保辎重,各个如若疯狂地扑杀过来。朱然、吕岱各舞兵器引兵撞入乱军,搅成一团混杀。怎奈魏兵人多势众,朱然军抵挡不及,不少人纷纷突破而去。朱然心头大急,忽地见到乱军内,身穿一身黑金龙纹铠甲的曹操,顿时面色一震,遥指长枪,与吕岱扯声喝道。

  吕岱闻言,眼迸精光,厉声喝应,遂与朱然一同冲突杀去。两人忽而发作,势猛如潮,魏兵皆抵挡不住,被杀得人仰马翻。曹操忽地只觉浑身肉颤,见得前方一片大乱,喊杀声处正见朱然、吕岱两员小将齐齐杀来,顿时面色剧变,急欲教虎卫士前往抵挡,却又猛地醒悟虎卫军早在他号令之下前往寨内扑火去了。曹操心头一紧,抖数精神,猛地拔出倚天宝剑,厉声喝道。

  曹操令声一出,四周魏兵立马纷纷涌去,一众兵士虽无虎卫军那般精锐,但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众人皆欲在曹操眼前,展现其能,立下功绩,争先恐后,拼死搏杀。朱然、吕岱刹时被四下蜂拥而来的人潮抵住,各舞兵器,不顾生死,奋勇突杀。曹操细目射出连连精光,急喝住数员正欲前往的将士,教其用冷箭袭击。那数员魏将领命,各散而去,拽弓拉弦,随着数道弓弦声起,数根突如其来的冷箭,从各个方向朝着朱然、吕岱冷不丁地射来。朱然正在突杀,忽听得震响,连忙拨枪打去。一处冷箭应声而破,另一处却招打不及。血光顿现,一箭正中朱然的右肩。朱然一声惨呼,几乎落马。吕岱大惊失色,连忙赶去,护着朱然往后杀突。朱然军中将士见得朱然中箭,各个面色大急,引兵赶来接应。曹操见正是时机,速教诸军掩杀。魏兵急涌突进,朱然军抵挡不住,眼看既要溃散。与此同时,在魏军寨内,随着虎卫军还有一众魏兵军士杀到,吴兵纷纷逃散。火势在虎卫军还有众军士的扑灭下,渐渐减弱。眼见局势渐稳,曹操呼出了一口大气,动乱的心头,稍稍镇定。

  突兀之间,背后喊杀声震天彻地,曹操急望过去,只见自军人马队伍纷纷,三五成群,在一队队吴兵的冲杀之下,狼狈逃来。曹操大惊失色,急忙喝令后军兵马前去抵挡,自率一部兵马望前冲突。幸好朱然军已被杀退,望东面逃去了,曹操急赶回营寨,急忙指挥各部兵马应战。

  不一时,喊杀声愈加响亮,吕蒙率兵突破而来。曹操立马教弓弩手,尽往寨前壕沟,但见吴兵杀来,立马就射。霎时间,弓弩震响,响不绝耳。在弓弩手的掩护之下,各队魏兵纷纷逃回了营寨。司马师逃在最后,眼见寨中局势渐稳,心中一震,忽地勒马一转,迎向骤马杀来的吕蒙。吕蒙厉声大吼,手中长枪如若惊鸿掣电,赫然刺出。司马师急忙闪开,舞起巨锤,向吕蒙当头横砸去。吕蒙赴低身子,司马师一锤砸空。吕蒙纵马冲过,竟弃了司马师,望前突杀过去。司马师心里一急,正欲勒马去追,前方无数吴兵围拥过来。司马师无奈,只好奋力舞动大锤应战。另一边,吕蒙冲过司马师,望魏军大寨杀来。壕沟内的弓弩手,见是吕蒙,连忙发箭乱射。吕蒙拨枪抵挡,极为骁勇,吴兵各部人马纷纷追随。曹操见状,急教虎卫军向前抵住,虎卫军厉声应和,各提兵器汹涌冲前。电光火石之间,吕蒙策马杀至,虎卫军将士,大刀如若苇列,骤起骤落,大有一往无后之势。饶是吕蒙,亦是寡不敌众,被杀得节节败退。壕沟内的弓弩手,士气大涨,乱箭迸射,吴兵被射得人仰马翻,惨叫不绝。

  孙权纵马赶来,一双碧目烁烁发光,眼见战况如此激烈,自军难以取好,眼内瞳孔不由骤缩。这时,顾雍策马赶来,与孙权急谏道。

  “王上!!魏寇已稳住阵脚,其据寨而守,我军若要与之拼杀,恐怕将两败俱伤。我适才看见,魏军寨中火光大盛,必有变故。王上何不暂且撤军,以观其变!!”

 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袭击魏军九寨,更兼在其内纵火,除了陆逊的兵马,绝无仅有。孙权脑念电转,心中已有定夺,碧目内连泛精光,嘴角不禁展开笑容。于是,孙权下令撤军。号令一下,各将急传通报,吴军后方兵马徐徐而撤。正于魏军寨前作战的吕蒙听得号令,也不恋战,速速拔马一转,引军而撤。曹操见得吴兵撤退,长吁了一口大气,其余将士皆有劫后余生的余悸。比及黄昏时候,日落西山,天地间时而昏黄,时而却似乎染着几分血红之色,魏军九寨通往吴县的路间,横尸遍野,看得让人惊心动魄,惨无人睹。

  在魏寨虎帐内,曹操坐于高堂,面色黑成,脸容紧绷,浑身好似蕴育着滔滔怒火。各将士统计折损,纷纷来报。今日一战,曹操麾下五万大军,折损了近二万余兵马,辎重更被烧毁大半。幸好,曹真及时命兵士搬离不少辎重,如今帐内粮食,还可维持半月。饶是如此,但帐内诸将,还是无不脸带虑色,低头不敢直视曹操的目光。忽然,曹操竟咧嘴一笑,若无其事,宛如无所谓般笑道。

  “哈哈!陆伯言、诸葛孔明不愧是天纵奇才,两人联手,果然是非同凡响!!朕此番败得不冤,败得不冤!!就不知张儁乂与司马仲达,分明把守在东福要处,这陆伯言、诸葛孔明又是如何瞒天过海,暗度陈仓!?”

  “回禀陛下,末将适才领命,望朱义封那部兵马所来方向,前往打探,发现在东北方向十数里内,有一谷道小径极为隐蔽。若末将所料无误,朱义封莫约就是取此道而来!!”

  “竟如此,子丹你速速派一部兵马前往暗哨,若再有兵马从此而出,立即来报!!”

  “如今军中辎重无多,难以久继,更兼我军此败,锐气大挫。依陛下之见,该当若何?”

  司马师此言一出,众将无不脸色一紧,正中众人心中所虑之事,纷纷望向曹操。曹操闻言,脸色一沉,细目凌厉好似发光,如能看透人心,环视众将,凝声问道。

  曹操脸上不见喜怒,语气平和,淡淡而道。帐内除了曹真、司马师外,一干等将领听之,各个都是一愣,面面相觑,然后纷纷出席,齐言而道。

  “此下我军战况不利,战事难以为继,更兼我军深入东吴腹地。我等认为陛下当先与东吴为和,以待时机!!”

  曹操一听,顿时脸色一沉,目光刹地冰寒,帐内仿佛瞬间冰冻三尺!一员将士,心头一抖,连忙说道。

  “我等深受朝廷恩宠,马革裹尸,战死沙场,死亦无憾。但陛下乃天下之主,万不可有丝毫损失。陛下当以大局为重!!”

  曹操听罢,嘴角一笑,然后又向众将一一望去。司马师眉头一皱,正欲出言。这时,曹真却向司马师暗打眼色,示意其莫要多言,陛下自有料算。司马师会意,遂不多言。只听其余将士又是齐言答说,皆言当应与东吴讲和。蓦然,曹操哈哈大笑,笑得那一众将士,无不心里发寒,连忙纷纷跪下告罪。忽然,曹操笑声顿止,凝声而道。

  曹操此言一出,司马师、曹真顿时脸色大变,面色又惊讶又是茫然。曹操为征讨东吴,剧耗国力,如今若是要与东吴讲和,这岂不是前功尽弃!以曹操枭雄的性子,未到势极之时,绝不会轻易放弃。不过其余一众将士闻言,皆是大喜过望。曹操细目炯炯有神,如似发光,忽然眼光一转,向曹真谓道。

  “大魏与东吴连番征战,各方皆有耗损,死伤无数,交情险恶。若派等闲之辈,却不能见朕之诚意。子丹你乃朕之养子,遣你为使前往,最为适合。你可愿否!?”

  曹真此去,可谓是九死一生。正如曹操所言,东吴与大魏势如水火,难以相容。倘若孙权不愿接受,大有可能会斩杀曹真,以作祭旗,以震三军士气。可知孙权不久前,便曾斩杀魏使。曹真此言一出,众将皆暗暗庆幸。曹操面容端然,将众人神色看在眼里,遂取笔墨纸砚立即修书两封,一封交予曹真,教其次日进往吴县去见孙权。然后一封交予司马师,教其交予贾诩,以作撤军准备。曹真、司马师纷纷领命。

  且说当夜司马师先往,引数十从骑,来到贾诩营寨。贾诩急召而入,司马师拜礼毕。贾诩眼神一亮,却无因司马师丑陋的面容而有厌恶之色,反而笑道。

  对于这鼎鼎大名的毒士,司马师不敢有丝毫放肆,急拱手拜礼应道。贾诩见司马师虽生得奇丑,却并无丝毫轻视之色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wwc88666.com 版权所有

百胜图库大全| 陆合宝典香港本土资料| 香港六和合开奖结果直播| 开奖记录百乐家图库| 张天师图库开奖结果1| 香港开马网站资料大全| 六和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六合快讯六合专家| 四肖三期内必出一期红牛| 大联盟心水论坛|